top of page

關於生育權我想講...(上)

墮胎的故事

 

孕育生命是怎樣的一回事?是愛情的見證?美滿與幸福的象徵?生命的希奇?關於生兒育女的想像,人們大多將它與美好的詞匯扣連。大學四年級時,Jully(化名)意外地懷孕,當時身邊的人都勸她生下孩子,但她堅持自己的決定,接受了人生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墮胎手術。在這短暫的懷孕經歷裏,她沒有感受到孕育生命的美好,相反只為她帶來沈重的負擔和創傷。

 

不論是懷孕或墮胎,她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,這全然是個人的選擇,也是作為女性應有的自主權。

 

名為子宮的鐵鐐

 

出生於中產家庭的Jully,中學時就讀於國際學校。她自言這讓她有更多的資源和途徑,接觸到一些歐美國家的社會議題,如墮胎、同性婚姻、跨性別等等。日復一日地接收大量的新聞和政治資訊,以及與同學之間的課後討論,均鞏固了她日後對於這類社會議題,甚至是女性主義的看法和立場。

 

然而,隨着自身的政治覺醒,她逐漸意識到女性身體與政治之間的詭祕關係:「譬如美國保守派會反對墮胎,同時也會反對同性婚姻、跨性別人士。它們之間不一定有關聯,但會因為許多政治因素,可能為了取得更多的選舉票數,而將全部議題綑綁在一起。」

 

從那時候開始,她眼中的世界彷彿變得不再一樣,現實就像被扒去外皮,露出血淋淋的真面目。從前不以為然的事物,此刻都顯得格外陌生和可疑。為何女人選擇墮胎就被視為謀殺?為何墮胎手術是如此昂貴?種種對世界的疑惑,都促使她以更多的時間和心力去關注自身的宿命——作為女性生於現世的的境遇。

 

「我曾讀過一本關於美國墮胎權運動歷史的書(Without Apology: The Abortion Struggle Now,Jenny Brown著)。作者在最後的章節嘗試作一個論述,她認為避孕和墮胎,不論在道德、政治或醫療層面上都是彼此綑綁的,兩者並無差異……可是在香港,在墮胎還未被合法化的時代,婦女一旦懷孕都只能去依賴黑市墮胎。」


(待續)

 


Comentários


Your support matters

​支持我們把服務帶到不同社群

​捐款支持我們的性/別教育工作​

​Donate and support our work

bottom of page